在新加坡经历被偷窃

更新时间:2021-06-15 08:51:47 作者:田红 阅读:9876

我在新加坡多年,从未有被偷窃的经历,十多年间,仅有一次不好的经历,乃是我把钱包遗忘在学校洗手间的洗手池边,过后去找,已不见踪影。久而久之,我有了一种安全感,以至于防备之心松懈。大约两年前我去美国,也就是人们心中十二分不安全、充满持枪匪徒的那个美国,但我发现小偷小摸、抢劫财物的行为并不多见,于是,我在新加坡养成的那种对个人财物不谨慎的行为就延续下来。回国后,家人劝我出门不要带手提包,一是街头有抢包的,二是容易被小偷盯上,但在家时间长了,我对这些“清规戒律”厌烦了,上星期六,我背包出门,搭乘了一趟小公交车,途中不足十分钟,钱包就不翼而飞了。

钱包里的现金并不多,约有600元人民币,但因我习惯把卡和证件都放进钱包里,这次的失窃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,除现金外,我还丢失了美国驾照、美国信用卡以及一张我婆婆给我暂用的中国农业银行卡,另有三张常用的商店会员卡。此外,我之前办了一件愚蠢的事,就是把总记不住的农行卡密码写在了一张小纸条上,塞在钱包内的小袋内,结果这个密码被盗窃者发现了,于是农行卡被盗用了1220元。

不幸中的万幸是我婆婆在银行开通了短信提醒服务,因此盗窃者刷卡消费之后几分钟,她即收到一条短信通知。当时正是午饭时候,我在父母家吃饭,婆婆觉得有点蹊跷,就打电话告诉我,我这才去查看我背的那个包,发现里面的钱包已经不见了。我们急忙上网挂失这张农行卡,否则里面的上万元存款都会被陆续消费掉。我们又到银行询问是否能查查被盗用的1220元是在哪里消费的,工作人员表示用提款机提款才能查到,但对方是在商店刷银联卡消费,这种机器太多,他们无从查找。晚上,我又焦头烂额地打电话给美国大通银行,挂失了那张被盗的VISA卡。至于驾照和其他东西,只能回美国后再补办。

过后我回忆了很久,几乎可以确定钱包是在小公交车上被偷的,而且正是被当时唯一的乘客——坐在我身边的那名妇女偷走的。小公交车是一种只能坐六名乘客的小巴士,中国俗称“面包车”,相当于多人共乘的出租车。我上车时口袋里装着零钱,首先付了车资,上车后就坐在这名带孩子的妇女身边。按照规矩,小巴要送先上车的乘客,司机却先送我。在车上,妇女带的男孩时不时拽我的胳膊,他一拽我,妈妈就笑着把他的胳膊从我身上拉走。我以为这只是他的顽皮,还逗他玩。后来,妇女问我是否有餐巾纸,我赶忙拉开皮包的拉链给她拿纸巾,而纸巾和钱包放在一处,这时候,我无疑就暴露了钱包的位置。之后,我忘记了我是否拉上了皮包的拉链。很快,我下车了,钱包却“遗留”在了车上。

丢钱事小,丢证件和卡却是天大的麻烦。所以,我要根据这次教训给我的读者们提供一点告诫:把证件和钱分开,不要把证件装在钱包里;不要随意拉开你的提包,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钱包;一定要开通银行的短信提醒服务,这样就不至于卡已经被人盗用了,自己还浑然不觉;最后就是不要学我愚蠢地把银行卡密码写下来,放在钱包里。

(摘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;文/张惠雯)

扩展阅读

欢迎留言: